話說之前又感冒,看完中醫又預約不到何時覆診,中醫治療已暫停。

物理治療做了四次,腰骨已經不痛,物理治療師教了我很多運動強化腹、腰、背部的肌肉,要我回家勤加操練。短期內不用再見。

六月底兩邊面額又再紅紅的,皮膚繃繃緊,感覺又乾又鞋,同事一見我都問是否曝曬完又還是剛運動完。急忙再見皮膚科醫生,原來我的病(Rosacea)未痊癒!

Rosacea中文名稱有玫瑰斑、玫瑰痤瘡、酒渣鼻等等。此病成恩不明,發展大致分為三期:早期的玫瑰斑多半以在頰部、鼻頭及額頭出現紅斑及血管擴張為表現,稱為紅斑血管擴張期。再發生丘疹及膿皰稱為丘疹膿疱期,隨著病情的發展,鼻子的皮脂腺及皮膚組織增生導致鼻頭紅腫成球狀稱為鼻瘤期(希望不至於變成這樣)。前兩期以女性居多,約3:1;而鼻瘤則以男性為主(一把汗)

治療:口服四環素(tetracycline)和外用含metronidazole成份的藥膏,以及避免使臉部發紅的因子,如:
  • 喝熱的飲料、辣的食物及含酒精成份的飲料。
  • 做好防曬措施使用防曬油。及減少暴露於日光的時間。
  • 處於極熱或極冷的溫度。
  • 使用刺激性洗面皂、化妝品和美容產品。
問醫生會否從此以後也病不好,他說不會,就像後生女不會一輩子出暗瘡一樣喎(可是我青少年期受暗瘡困擾了好長一段日子)! 總而言之,不知何時痊癒,但暫時內服外敷還控制得可以(touch wood)

現時心情還好,當然有點不暢快,可是人生不如事太多,我讀Part-time認識的同學正當盛年卻患腦腫瘤,可說是在死亡邊緣跨過,我這病又算什麼呢。再想,自己還可負擔醫藥費,在大熱夏季可毫不猶疑開空調減溫,比很多貧病交迫的人不是幸運得多嗎。況且可愛的老公也一直在支持我啊。

雖然向健康出發可能是一齣長篇連續劇,或許沒有完結的一天,但小頭會抖擻精神,繼續奮鬥。想起從前常聽的詩歌──『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、常樂無痛苦、常安無慮,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、行路有光亮、作工得息、試煉得恩恤,危難有賴,無限的體諒,永遠的愛』。


全站熱搜

espw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