かぶと是一家燒鰻魚專門店。在食友的 facebook 相簿中見他介紹過這店,評價什高,當時已有打算日後再來池袋時來吃鰻魚飯。到自己計劃行程,找第一晚在池袋有什麼好吃時,在 tabelog 的池袋食店中這店也是名到前茅,那,我怎可能錯過?之前已寫過第一晚沒有訂座吃了檸檬,立即向師傅訂位,回到東京的一晚來吃。

因為師傅動作太快,拍出來的照片都像鬼影,索性拍 video 算了,師傅也風趣, 見我拍 video 也擺一點甫士,而且我覺得他的動作也慢了一點好讓我拍得清楚些。

解剖了鰻魚後,先燒尾部、背部、頸部和肝。

之後燒最多肉的主身部份

鰻魚肉兩面要反覆的燒,師傅一邊扇風引火,一邊把鰻魚肉反來反去,好忙碌!

這是有八十年歷史的燒汁,由師傅的師傅傳給他(全部是鄰座的女士幫忙翻譯,希望資料正確)。

其實午餐還未消化,不餓的我點了小號的鰻魚飯(鰻重(上),1700 円)。我一進內坐下,師傅便請鄰座的女士(她會說一點華語和英語)翻譯,對我說那天沒位子給我,不好意思。待客有道,已令人心生好感。師傅先奉上一顆跳躍的鰻魚心,鄰座的女士說這生的鰻魚心有益健康(good for your health),不過味道有點苦,建議我和著飲品吞下。

食友的經驗有點不同,那次師傅把剛切出尚在跳動的鰻魚心掉進他的啤酒中,叫他喝下,什至他想拍照也被師傅喝住令他快快喝下,他雖然把啤酒連鰻魚心倒進口中,但有咀嚼那顆新鮮的心,覺得很有彈性質感,而味帶甘苦,有點麻而餘韻極悠長!

我告訴小儀姐我吃了生的鰻魚心,她提醒我鰻魚是淡水魚(係喎,生的淡水魚易有菌和寄生虫),@_@,嗯,托賴,尚健在。

美味的鰻魚飯,鰻魚肥美嫩滑有炭燒香,不帶半點泥味、腥味,肉質也不會鬆鬆散散;加上晶瑩剔透又煙韌的飯粒飽吸了魚油和醬油,人間美味。只是,看來店子內就只有我在吃饅魚飯,其他的人客都是吃蒲燒/白燒鰻魚,燒肝/頸/鰭和喝酒(也當然有吸煙的人客,幸好我坐在門口,開了少許隙縫透透氣)。他們也不急著吃,眼看燒好的鰻魚慢慢待涼了,恨不得搶過來清掉。


鰻魚肝清湯

最後見師傅燒了很多很多鰻魚頭,不知用來幹什麼呢?似乎又不見人客吃這鰻魚頭。

我跟師傅說他的鰻魚飯比名古屋的蓬萊軒和柳川的若松屋都好吃,他很開心又很自信的說:of course,還介紹我下次去九州柳川要到橘屋(在tabelog 找不到名橘屋的店子,最相近的是本吉屋,或許是和鄰座女子翻譯、溝通上出了問題 ^^)吃鰻魚...

店主兼師傅很有意思,我留意到店內播的都是古典音樂,牆上又貼了有關古典的宣傳單張/海報。我坐在師傅前面,他有留意大相機是萊卡,問是否菲林機,又戴上老花眼鏡研究相機鏡頭的數值等等。相信,師傅除了燒鰻魚外,亦有其他方面的嗜好和修養!我這個古典白痴只能和他說交響情人夢!

鄰座的女士對我很有興趣,問我從那兒來(中日關係緊張,我就答 Australia)。她又問我如何得知這店,我給她和師傅看食友的照片和 tabelog 的介紹,女士說師傅根本不在意 tabelog 怎麼說他的店子。她又問我拍照是不是要訪問(interview)師傅,啊,不是不是,只是想給沒有跟我同來的老公可以分享一下我吃到的美味。嗯,其實,我倒真有一個問題想問:有沒有天然鰻供應,多少錢?

那一位食友、網友有機會光顧這店,請幫我弄清楚。雖然我不會說日語,但也蠻享受在這些小店內和師傅和其他食客說說笑笑,吃吃喝喝的輕鬆時光。這小店是這次行程中一大驚喜。

最後一天用 JR East 3-day pass。

平安回到東京,明早不用再擔心火車/巴士班次,可以好好睡一覺。上網向大家報個平安,也找資料看看明天去什麼地方好... 對,我沒計劃在東京的行程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spwong 的頭像
espwong

兼六家物語

espw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