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 月 14 日是貓小姐的生日,也是留在東京的最後一天,當然要找一間好店子慶祝。問貓小姐想吃壽司還是鐵板燒,她選了壽司。曾看過一位網友的東京美食遊記,其中一間壽司店「銀座 久兵衛」非常吸引,而且價錢方面尚可負擔就選了這店,想不到這店還被列為 2008 東京米芝連的一星級店子!午市由十一時半開始,因為怕迷途,店子開門前 45 分鐘已到達銀座,天氣熱毒只好躲在便利店看雜誌,接著又去 Burberry 涼冷氣,一大早已有不少香港遊客在掃貨,我該是店中穿的最寒酸的港燦!「久兵衛」在東京有多間分店,我選了銀座店,不是因為地點方便,而是因為...御昼食創業記念感謝としてお昼は2,000円引きの値段になっております!平宜了 2000 円啦!
  

坐下先來一杯冷綠茶,點了中間價位的織部5,775円壽司套餐,食材由師傅決定,師傅一開始會問有什麼東西不吃,我當然說不吃三文魚(雖然心想五千多的套餐該不會給三文魚我吃罷,只是以防萬一還是一早言明)。第一件中拖羅壽司鮮美。
      

第二件白身魚有香梘味,中招了,忘了說不吃紫蘇!連忙跟服務生小姐說不吃紫蘇,以免再次中招。新鮮黏口的魷魚上洒了鹽巴調味。活蝦剥殼,蝦身作壽司,蝦頭烤熟吃,師傅說:so you can eat the whole thing!
      

海膽甘甜,大拖羅肥美。師傅問鮑魚要吃熟還是吃生的,請師傅幫我倆決定好了,他為我倆選了熟吃。熟吃也可選塗醬油或是洒鹽巴,又請師傅作主,他替我倆洒點鹽在熟鮑魚上,鮑魚肉質腍而鹽巴剛好帶出鮑魚的鮮味,師傅果然沒令我倆失望。師傅知道我不吃紫蘇,問我可吃蒜頭,我說沒問題,鰹魚(好像是罷)上塗了點蒜泥和鹽巴,把味道提升了。
      

烤穴子兩吃,洒鹽的較清,醬油的味濃郁,各有所長。手握壽司都來了之後就是五式小卷。
      

因我不吃紫蘇,蘿蔔片中間只塗了梅醬,清酸的梅醬配爽脆的大根片正好消滯,整餐我只吃剩一件大根夾。最後是漬茄子和蛋卷,至此已經把胃納空間全部填滿,師傅問要蛋卷壽司還是純蛋卷,當然是純蛋卷已足夠了,沒可能再吃多兩件壽司飯啊。蛋卷質感輕軟嫩滑,好像吃芝士蛋糕似的。這位照顧我倆的師傅很有幽默感,會說英文,適當時又來一兩句廣東話和普通話逗你笑。很有水準的料理,細心的服務,坐在料理檯又可和師傅交流,是我在日本吃過最好的一頓壽司。當然,比「久兵衛」高級的壽司店也有很多,但個人財力和見識有限,也不會刻意去追星,在北海道的場外市場和「根室花」我也吃得很高興啊。
      

為免向隅,當然耍預先訂座。網頁上寫:お昼のご予約につきましては11:30の御予約を承ります。以降のお時間は御到着順の御案内となります。猜想是說午市只有11:30時段可預約。

請教 KC 如何訂座,他說:「其實米芝蓮Guide內的店子,除了洋食店,可以用英文訂位的不多。通常send email去佢都唔會理,因為生意真係做唔切。可以試試打去講英文,話左妳係香港打來的,搏佢o唔ok,如果唔ok,就用很簡單的日文睇下成唔成功。當然簡單日文都要講到「訂位Yoyaku」同日子及時間的日文,幾多人「二人futari」,同埋妳個名,就ok。」

因為 KC 這樣說才知道這間是米芝蓮一星食肆呢。本人是連簡單日文如日子時間都不會說的人,就嚐試用英文致電,如果不行才請各位日語達人幫忙...結果是想像不到的順利!銀座店的店員英文非常之好,溝通一點也不成問題。當天午市也有其他外賓坐在料理檯前。而坐在我旁邊的日本太太也說這店很有水準,還問我們怎麼曉得有這店呢!

午餐後要立即趕回池袋酒店拿行李乘機場巴士,而我還在百忙中再買了幾個桃塞入背包中。

天氣實在大大打擊我的食力,這次的旅程吃的不多,連最愛的水果也沒怎麼吃!這次的收獲,從東京回港只買了一個夕張蜜瓜、八個白桃、四串巨峰、一小枝酒,反而衫褲鞋袋化妝品一點也沒買,在大部份香港女士眼中我大概是外星人!看回這相我真的後悔....我至少該買多一個蜜瓜、半打白桃、一箱提子和一枝酒!

對東京的印象嘛,或許因為我不熱衷逛街購物,東京的熱鬧繁榮似乎不大吸引,我想我還是較愛北海道、九州、京都、中部...下次來東京,希望是去東北的起點...

espw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Ahfour
  • 咁你地食的是“志野”定“織部”定omakase?
  • 我倆都選了中間價位的織部壽司定食。

    espwong 於 2009/03/15 00:12 回覆

  • 歐巴桑
  • 我去旅行時也很少買衫褲鞋袋化妝品的~呵呵
  • 原來歐歐也是少數民族!
    今年還有去 cooking class 嗎?剛看到師姐參加了二月份班的相片,有新的甜點師傅和品酒師呢。

    espwong 於 2009/03/15 01:49 回覆

  • 小彭
  • 壽司有得選洒鹽的話, 我會揀洒鹽. 我有咩唔食呢, 記下先: sake, shiso, ume, tororo, 係咁多喇掛, 晌壽司店裡面...

    好多人不論男女連小小野, 小手信都唔買架, 而且唔買其實又無咩唔妥喎! 我依然覺得東京好吸引, 有好多地方我都未去過架!
  • 洒鹽味道較清,好像更吃出食物的原味。我想,只要不在傷口上洒鹽便沒問題了。

    我很少買手信,要買也是買食物多。

    espwong 於 2009/03/17 22:45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